第394章 洞房花烛夜

作者:云在青霄水在瓶 | 发布时间:2018-04-20 12:21 |字数:3979

郑饵丝早就热泪盈眶,两只手捂着嘴,激动的点头。

苏堇凡将戒指套在郑饵丝的手上,印上深情的一吻。

叶巧曼也感动的热泪盈眶,在吴智池怀里哭的不知如何是好。在自己的婚礼上,看到好朋友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这样的感觉简直让她难以形容。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亲一个,亲一个……”。叶巧曼也加入他们一起呼喊着。

苏堇凡毫不扭捏,不用他们说他也会狠狠的亲她。他站起来,将郑饵丝揽在怀里,狠狠,狠狠的亲了下去。

周围的起哄声越来越高,苏堇凡却不为所动,缠着郑饵丝深情的拥吻。

郑饵丝本来很害羞,却被苏堇凡这样吻着,想不专心都不行。她慢慢伸出手回抱住苏堇凡的脖子,轻轻浅浅的回应。

很快就到了晚宴时间,吴智池带着叶巧曼一桌一桌的敬酒,到最后叶巧曼被吴智池安顿回了房间,他则是继续和朋友们喝酒。

吴智池的酒量很好,几乎没醉过,但是酒量再好的人也经不住那么些人轮番上阵。吴智池很快醉意袭来。

言离析和苏堇凡将看起来烂醉如泥的吴智池扶回他们的新房,是吴智池在市区的另一套房子,这次专门收拾好当新房用的。

郑饵丝一直在房里陪着叶巧曼,此时看吴智池已经回来了,就拿起自己的东西和苏堇凡一起离开了。

叶巧曼看吴智池喝成这个样子,自然心疼的不得了,让他躺在沙发上,进洗手间拧了一条湿毛巾出来,给他擦着脸上的虚汗。

吴智池在沙发上缓了好一会,察觉到叶巧曼在轻柔的给他擦脸,闭着眼微笑,任由叶巧曼用湿润毛巾在他脸上游移。

叶巧曼擦完脸,又给吴智池擦擦手心,正要转身再去洗手间洗一次毛巾,突然手上一紧,人就被拉在了沙发上。

叶巧曼惊呼一声,抬头便看见吴智池清明的眼睛,正带着笑意看着自己。

“你醒了?头还疼吗?要不要喝水?”叶巧曼说着就要起身倒水。

吴智池确实有些渴了,任由她站起来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大口大口喝完,抱着叶巧曼坐在沙发上。

他没有喝醉,但是喝的确实有点多,现在还觉得胃里一阵阵难受。

叶巧曼推推吴智池,“你怎么喝那么多酒?不是有离析和堇凡吗?”

吴智池苦笑,新娘和伴娘都不在,他们这一群大男人喝酒有个什么乐趣,灌伴郎就更没乐趣了,只好逮着他拼命的喝。

吴智池揉揉眉头,“没事,帮我揉一揉额头,头疼。”

叶巧曼连忙放下杯子,跪在沙发上给吴智池揉着额头。一下一下的,吴智池一只手搭在沙发背上,一只手揽着叶巧曼的腰上下摩擦着。

叶巧曼此时穿的是敬酒时的旗袍,红色的旗袍更衬的她皮肤白皙,娇艳动人。

吴智池看着看着,呼吸越来越急促,手上的力气也不由得加大了几分。

叶巧曼突然觉得腰上一紧,低低呜咽一声,低头看着在自己身上动乱的吴智池。

她娇嗔道:“你干什么呀?不是头疼吗?别乱动。”

吴智池浅笑,将她一寸一寸拉入自己的怀抱,头轻轻倚靠在叶巧曼肩上,嘴唇一点一点向上探索着。

叶巧曼轻哼一声,咬着牙道:“你干什么啊?”

“老婆,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洞房花烛夜,你说我想干什么。”吴智池笑着回答。

说完之后一个翻身将叶巧曼压在沙发上,看到叶巧曼苗条的身形,喉咙更是一紧,大手开始来回摩擦。

“嗯~”叶巧曼发出低低的嘤咛声,她反应过来,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一双大眼睛已经略带迷蒙。

吴智池看着如花般绚烂的女人,嘴角邪魅的一勾,低下头亲了下去,稳稳的含住她的唇,轻柔的摩擦。

“我……唔唔……”叶巧曼张嘴刚想拒绝,可是却正好给了吴智池攻略城池的机会,长张口,他那长舌就钻了进来,毫不客气的掠夺她的一切。

他亲吻着她,长舌纠缠着让她与之起舞,她的唇很软,也很甜,一如他之前亲吻她时的味道,让他不禁有些迷惑,想贪恋更多。

叶巧曼嘤咛一声,双手慢慢环上他的脖子,轻轻浅浅的回应。吴智池得到回应,更加放肆。一直在她腰间徘徊的手慢慢上移。

叶巧曼察觉到,挣扎了几下,反而让吴智池更加放肆。

吴智池深深的亲吻着她,手上的动作也丝毫没有放松,大力的揉捏着她,仿佛要将她揉在自己身体里面。

很快吴智池就觉得不够了,他的唇慢慢下移,在她修长优美的脖子上徘徊。

旗袍的扣子错综复杂,吴智池一只手探索了半天都没有解开,只好两只手一起上,很快就将扣子解到腰间。

吴智池低头在她脖子里啃噬着,一下一下毫不留情,不给她喘息的空间,也不给自己喘息的空隙。

叶巧曼则是满脸通红,她的头靠在沙发的靠背,一低头就能看到吴智池漆黑的脑袋埋在自己身上啃噬着。

叶巧曼已经衣衫半解,左半边的衣服已经被退到腰间。

吴智池手上的动作越来越重,唇上的力气也渐渐加大,满意的听到一阵阵声音从叶巧曼嘴里溢出。

吴智池低头轻笑,松开自己的大掌移到另一边,而他炽热的唇舌向下游移,张口含住了顶端。

叶巧曼喊出声,两只手抱住吴智池的头,似乎是忍耐,又似乎是享受。想推开他却又想牢牢抱住他。

吴智池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唇边的柔软,另一只手大力的揉捏着另一侧的柔软,仿佛这样才能感受到她。

叶巧曼无力的叫着,她紧紧的抱着吴智池的后背,希望能缓解此时吴智池带给她的难以言说的酥麻感。

吴智池在两边亲吻了很长时间他的唇舌才放过这里,朝下慢慢移动。

叶巧曼突然觉得身上一凉,原来吴智池已经将她的衣服都脱了下来。

叶巧曼猛然回神,将头埋在吴智池怀里,“智池,回房间好不好。”

吴智池抬头轻笑,声音魅惑,“好。”

说着将叶巧曼打横抱起,衣服扔在沙发上,他一路低头吻着她,直到将她放在床上。

新婚的床也是专门布置过的,四周都是深红色的玫瑰花瓣,中间一圈是淡粉色的,房间的灯更是特意改造过的,昏暗又暧昧。

叶巧曼身上只剩一条小内了,吴智池的衣服还都穿在身上。吴智池让叶巧曼跪坐在床上,自己则是坐在她对面,牵引着她的手解开自己的衣服。

叶巧曼先解的领带,轻车熟路,每天都会给吴智池松领带打领带。随后要解开他的衬衫纽扣,就有些不上手了,歪歪扭扭,半天才解开两颗。

在叶巧曼做这些的时候,吴智池则是专心的品尝着她脖子的美好,任由她自己动手解着自己的衣服。

衬衫终于脱下,接下来就是皮带了,吴智池半跪起来,让她能解的更轻松,可是叶巧曼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此时更是紧张。

她的指尖总是会无意中触碰到他,越来越紧张,一个皮带解了五分钟还是没有解开。

吴智池越来越难以忍受,体内的火仿佛要爆炸了,他低咒一声,“够了。”

随机自己动手,三下五除二的拖掉自己的西装裤。

叶巧曼羞红了脸,坐在床上将自己头埋在吴智池怀里,虽然说两人四年前就已经是夫妻了,但是四年都没有这么赤裸相对过,说不紧张是假的。

吴智池看着叶巧曼紧张的样子,全身上下都像一只煮熟的虾子,吴智池将叶巧曼放在床上,唇舌从她的额头眉毛眼睛开始,一路向下。

秀气的鼻子,殷红的嘴唇,修长的脖颈,平坦的小腹。他所到之处撩起一团一团的热火。

叶巧曼闷声,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仿佛这样才能缓解她的炙热。

吴智池的唇在她腰间徘徊,直到他她的腰间也是深深浅浅的印记,这才放开她,嘴唇慢慢下移。

叶巧曼察觉到他的意图,身子立马直起来要拒接他。吴智池勾唇,邪魅的一笑,身上重新上来含住她的唇。

同时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在小内边缘徘徊,有力的双腿慢慢顶开她绷紧的双腿,随后那只在小内边缘徘徊的手探入,一步步探索着。

叶巧曼无力的叫着,身体里似乎有一团火,出不来也灭不了。只能跟随着身上男人的指尖,任由他一步步引领自己。

他的指尖触碰的一刹那,叶巧曼全身一抖。明白他要干什么,她立刻紧绷起来。羞涩本能令她立马出声抗拒:“别摸……”可身体被他牢牢控制,躺在原地,无力地轻扭,任由他轻松地就将手指插了进去。

看着她全身都微微蜷缩起来,蜷缩在他的手中。吴智池的双眼,变得比窗外的夜色还要暗沉。

他的头缓缓下移,开始亲吻噬咬她腰间最柔嫩的皮肤、最妖娆的曲线。手指,则开始快速而耐心地转动、揉捏,让她的整个身体,开始在他的手下不断颤抖。

叶巧曼快要被这感觉折磨疯了,全身上下,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噬咬,在叫嚣。叫嚣要找一个快乐的出口。可这个过程又是痛苦、舒服又难受,让她不自觉的溢出声音,不自觉的想把男人抱的更紧。

吴智池看着女人绽放,低低咒骂一声,飞快的将两人身上最后一层遮蔽衣拖掉。

吴智池看着怀里的女人,再也忍耐不住,尽数没入。

叶巧曼的呜咽声都被堵在了嘴边,她是经历过人事的人,但是吴智池的尺寸她还是接受不了,一阵阵疼痛袭来。

吴智池看叶巧曼的脸色变了,连忙低下头细细密密的吻着,缓解她的疼痛,同时也微微的动着。

直到吴智池听到叶巧曼传来一阵低低的声音,他才开始凶猛的动,一下一下,深入她的心,也深入他的心。

房内的温度一点一点的上升,空气中带着种灼人的热度。随后女人的娇喘,男人的低吼慢慢在这个夜里晕开来。

后记

等到叶巧曼的幸福生活一步一步的步上正轨的时候,忽然一个消息又再次打乱了她的生活,她又怀孕了!

这个消息真是让叶巧曼不知道是喜是忧,因为她还没有做好准备二胎的准备,怎么就又怀上了呢?

想到这里,叶巧曼不由的用力瞪了一眼自己身旁那个笑的一脸“淫荡”的男人。

“你就知道笑!知道我生个孩子有多辛苦吗?真是的,为什么要女人生孩子?我觉得应该是男人生孩子才对!”

“对对,我给你生,让我来生。”

叶巧曼所说的一切话,吴智池都不会反驳,只是忽然吴智池提起一件事情来,却也让叶巧曼顿时来了兴趣。

“对了,这次费拉尔带孩子回来准备去看望一眼海伦娜,你怎么说?”

“我?那我也要去!”

“……”

叶巧曼自从这次怀孕之后,性子就大变,整个就像是小孩一把,说什么就做什么,说要和费拉尔一起去看海伦娜,就立马坐不住了。

“不行,那个女人太危险了,你还怀着孩子,我不同意!”

吴智池有些头痛的皱着眉头,在叶巧曼不依不饶的撒娇之下依旧坚定如初,终于叶巧曼退了一步。

“那好吧,就让我看看那个孩子好了,据说还是个小混血?不知道模样有没有他妈妈好看……”

看着变成话唠的孩子他妈,吴智池只觉得自己痛并快乐着,果然幸福的日子会让一个人变得更任性,不过这一切,他吴智池都甘愿受着。

“嗯嗯,那孩子我见过一面,长得比他妈妈好看多了。”

“那有没有我好看?”

叶巧曼立刻目光炯炯的望着吴智池。

“没有!我老婆是这个世界最美的女人,怎么会有人能和你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