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最后的任务

作者:冷懿 | 发布时间:2018-02-24 07:46 |字数:2952

金江市国贸大厦,一百零一层,入住企业几十家,人员上千名。

今日,这座金江市的地标性建筑,内部却是空无一人,因为这里发生了恐怖事件。

三名持枪的罪犯,挟持了某政府高官,将人质控制在了楼顶,罪犯情绪激动随时都会杀害高官,情况危在旦夕。

这次事件被称为国贸大厦恐怖事件,是金江市建市以来发生的最为重大的安全事件,被挟持的高官身份神秘,能量巨大。

金江市的一把手秦明自从接到消息之后,就早已经提心吊胆的赶到了现场,要是这次事件不能在他手里控制住,他就得卷铺盖滚蛋!

几十名飞虎队队员已经包围了国贸大厦,周围三公里以内的无关人员已经被疏散,三架武装直升机荷枪实弹盘旋在国贸大厦上空。

只要秦明一声令下,上百名精英人员包含狙击手将立刻采取强攻,将罪犯瞬间击毙。

但是!谁也不能保证在三名罪犯拿着冲锋枪顶在高官头顶的情况下,在击毙罪犯的同时,能确保高官的生命不受任何威胁。

攻还是不攻?

秦明感觉遇到了这辈子最艰难的决定,他拿着对讲机站在国贸大厦的安全车里,额头的冷汗唰唰往下淌,却没心情去擦上一把。

就在这时,一顿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秦明立刻手忙脚乱的接了起来:

“考虑到罪犯的凶恶,国家安全局已派出特种作战人员血狼同志协助你们的行动,此次行动的指挥权由他接替……”

“嘟嘟”,秦明拿着已经断线的手机足足愣了一分钟,反应过来时已经面目狰狞,情绪失控:

“开什么玩笑,居然剥夺我的指挥权!”

国贸大厦楼顶。

一直盘旋在楼顶上方五十米左右的武装直升机,其中一架突然掉头撤离。

只是不过两分钟那架武装直升机又飞了回来,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俯冲而下。

秦明在安全车里眼看见这一幕,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拿起军用望远镜看了过去。

只见那架俯冲而下的武装直升机突然舱门大开,离楼顶还有二十多米的距离时,从里面跳出一个人影来。

那人影四肢舒展,从高空迅速而下,就像大鹏展翅一般,强烈的气流吹的他全身衣衫似乎都要飞了出去,但他的身子却如炮弹一样不受一丝阻碍,甚至快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秦明几乎只是看到了一秒不到的情况,根本还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和疑惑。

然而下一秒,对讲机中就传来了一段急促的呼叫声:

“三颗钉子已拔除,重复一遍,三颗钉子已拔除,over!”

“呼……”秦明听到那对讲机中的声音,直感觉全身绷直的神经一下子瘫软了,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可是立马他又想到了什么,一张方正的脸忽然变得再次扭曲,对着对讲机咆哮道:“人质呢?人质有没有获救!”

就算击毙了罪犯,可人质一旦死亡,他这个一把手还是得完蛋!

“人质已安全,重复一遍,人质已安全,over……”

从人质被挟持,到确定被成功解救,只过去了不到十五分钟,但秦明却感觉过去了十五年不止!

此刻他坐在安全车里早已经不能动弹,嘴里只是喃喃的念叨着一个名字。

“血狼……”

距离国贸大厦恐怖事件已经过去四个小时,就在所有亲身参与这次事件的人员,都在纷纷猜测那个凭一人之力力挽狂澜的“血狼”真实身份的时候。

他本人却早已经在任务完成的第一时间,乘坐武装直升机离开了现场。

金江市东城区一家咖啡馆,靠窗的卡座上,坐着一名年轻的男人。

一身休闲的运动装,平头短发,五官普通,双眸正盯着挂在墙上的闭路电视,观看着新闻。

“我是本台记者李飞,距离国贸大厦恐怖事件已经整整过去四个多小时,根据我在现场采集到的消息,我们有理由相信,是一位超级英雄从天而降,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势同时击毙了三名罪犯……而他所使用的武器仅仅是三把飞刀,简直是不可思议。”

随着记者的播报,闭路电视的画面突然一转,切到了三名罪犯的死亡照片,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插着一把血淋淋的飞刀。

年轻男人看着画面,嘴角却勾起了一抹莫名的笑意:“呵呵,超级英雄,这些媒体还真是夸大。”

“一点都不夸大!是名副其实。”

就在年轻男人自言自语的时候,一道兴奋的嗓音突然传来,他赶紧扭头一看,只见面前站着一个脸孔方正的中年男人,大背头,名牌西装瑞士手表,正对着自己微笑。

“你好,鄙人赵康来,赵氏投资集团董事长!阁下就是血狼吧。”

这中年男人面色和蔼,让人如沐春风,虽然道破了自己的身份,却让年轻男人反感不起来。

“你好,我叫陈风。”年轻男人伸出手,在身份的话题上不露只字片语,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但中年男人似乎有备而来,凌厉的目光看了一眼陈风笑道:“阁下是高人,赵某也不玩那些虚的,开门见山吧,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两件事情!”

“哦?哪两件事情?”陈风左手敲了敲咖啡桌,饶有兴趣的反问道,右手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赵康来坐到椅子上,眯着眼沉吟了一会儿才道:“阁下的真实身份我不关心,我只是受人之托,你救了他的命,他说为了报答你,让你随便提要求。”

赵康来说完,便沉默不语,饶有兴趣的观察起眼前这个年轻男人的反应,期待着他的激动和兴奋。

可是事情却出乎他的所料,那年轻男人只是淡淡一笑,以一种无所谓的语气道:“我拒绝。”

什么?他到底是不相信那个人的能力,还是质疑自己说话的可靠性!

“阁下可曾考虑好了,那个人的能力可是不容置疑的,这对你来说是个机会……”赵康来简直不敢相信有人会当着自己的面拒绝那个比他能量还大的人物。

“不用考虑了,那对于我来说只是个任务。”陈风淡淡回应道,说完,便自顾自的喝起了咖啡,将陈风晾在了一旁。

赵康来,金江市最大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身家上百亿,虽然不参政,但论影响力却比金江市的所有官员都高,据说他在京城有着通天的背景。

这样一个大佬人物,谁也想不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咖啡馆,而且如此放下身段的和一个年轻男人交谈。

这一幕要是曝光出去,估计要惊掉金江市所有人的下巴。

赵康来本人心里也是对这个有些傲慢的年轻人不爽,可是他毕竟商海浮沉几十年,心态不是一般的扎实,而且他深深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狂傲的人需要有狂傲的资本。

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确实有这样的资本!

赵伟康带着两件事情来,第一件被拒绝了,第二件他憋在肚子里好半天了,犹豫着要不要说出口。

“赵老板,有话就直说,我一会儿就准备离开了。”陈风看着赵康来欲言又止的模样,笑着道。

再不说就晚了,赵康来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正面临的危机将大有用处,他必须牢牢抓住这个机会。

“阁下,赵某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加入我们赵氏投资集团,做一名保安。”

赵康来话说完,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这是在赌,赌眼前这个年轻人过够了刀尖上舔血的生活,只想重新做回平凡人。

不得不说,赵康来之所以能成为A氏的枭雄,思路的确和别人大不一样。

就在漫长的等待了几分钟,赵康来感觉心里已经像打翻了五味瓶,七上八下酸甜苦辣,焦躁不安的期待着对方的回答时。

陈风终于张开了嘴,一出口就是:“月薪多少。”

噗,赵康来差点一口把嘴里的咖啡喷出去,他没想到对方居然在乎的是这个。

“额……”饶是赵康来沉稳的心态,也吞吞吐吐考虑了好几分钟才不确定的试探道:“十万一个月?不不不,这太少了,二十万?五十万?”

对面的陈风一直摇头,这让赵康来的眼睛越瞪越大,到最后差点掀了桌子。

丫的,难道你打算让我把赵氏集团送给你?

“月薪五千吧,工作轻松点就行。”陈风突然道。

“你确定?”赵康来像看个怪物一样看着对面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年轻男人。

“当然确定,明天我会去公司报道的,赵总。”

话说完,陈风已经站起身大踏步走出了咖啡馆,只留赵康来愣在椅子上足足半个小时,才仿佛还是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你真的确定?”